明湖春柳

http://www.e23.cn2018-08-08 10:36:00历下头条

摘 要:济南多泉,济南人就像生活在泉上,随便哪里挖一下,就会冒出一股水来。此话不夸张,看看老府志,都能看到这样的记载。泉多出水,水聚成湖,最有名的湖是大明湖。清冽的泉水汇流在一起,水的明,天的明,明前一个“大”,可谓到了极点。还没见湖,眼前就一片浩淼澄碧的景象了。

  济南多泉,济南人就像生活在泉上,随便哪里挖一下,就会冒出一股水来。此话不夸张,看看老府志,都能看到这样的记载。泉多出水,水聚成湖,最有名的湖是大明湖。清冽的泉水汇流在一起,水的明,天的明,明前一个“大”,可谓到了极点。还没见湖,眼前就一片浩淼澄碧的景象了。

  何况还有转湖一圈柳呢!柳喜水,所以济南多柳。“家家泉水,户户垂杨”那是当年历下古城的风姿。柳也就成为济南的市树。市树在大明湖最鲜明,堤柳夹岸,就像亮眼一圈茸茸的睫毛。济南人爱说“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山是千佛山,一山的信仰。远远地成了湖的映衬。湖与山本就是相合相照的两物,造物主又那般巧妙地将“大明”和“千佛”安排在了济南,济南有福。

明湖春柳

  早上来时,大明湖一片迷蒙,像缭乱的炊烟,人说那就是春气。深吸一口,那气息瞬间就把肺叶淘洗一遍,清爽得想喊。还真有人喊,只一嗓子,就将大明湖的早晨喊开了。水升腾着烟,烟袅绕着柳,柳撩拨着水。弄不明那色彩到底是青灰、淡蓝还是浅绿。阳光从云层里放射出来,将云雾穿透成一个洞邃,而后又穿透成一个洞邃。雾气弥散,照在柳上,柳瞬间成了闪电,暴裂出不同的形势。

明湖春柳

  在这样的环境里走,会觉得有时这棵柳揽了那棵柳在耳语,一忽笑得腰弯了几弯,逗引得其他柳也跟着笑。但你听不见她们的笑,那些笑落进水里,被鱼儿啄走了。

  有时你正走着,被谁轻抚了一下肩膀,是那种秀手的感觉。生疏地方,哪里来的艳遇?却是柳。待你回头,身子一扭又跑了。由此给你带来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柳,自古以来就是有性情的。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缠绵于诗,缱绻于文,将她当作感情的化身。

  我一直以为柳是一位弱女子,却不知它能承受到季节的最后阶段。真的,待其他树上的叶子落完之后,你再去看柳,远远的柳还是散着一头浓密的长发,在那里迎风,任雪花飘舞。雪反倒像柳绵,我闻到了洋溢着的清气。

  一个女孩在前面走,长发同柳融在一起,渐渐地,己闹不清发丝柳丝。或也是这样的春天,另一个小女从柳絮泉走来,沿着熟悉的小路一直向前。湖畔的柳丝正拂出如花的絮,她轻轻踩过,把眼光放开,这时她看到了大明湖的全景。小女转过身的时候,后人说,她就是扫眉才子李清照。清照的童年在这里度过,所以她会经常走到湖边来,明湖春柳,影响了她的性情和诗风。

  在她的身后走来的还有一个人,就是情怀激烈的辛弃疾,他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因而他眼中的湖光山色另有不同,心中翻涌着两种波澜,一种是对大好风光的赞叹,一种是对失去山河的悲愤。所以他有“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的词句。辛弃疾终在二十一岁召起两千人仗剑举义。两个世上最著名的词人,竟然都得到了大明湖的滋润。

  湖边的小路被柳扭得弯弯曲曲,柳叶一撇一捺地书写着清明。隐约中看到了铁公祠,那是纪念与济南城共存亡的铁铉的,也见了大明湖的胸襟和情义。

  一只鸥鸟在水面划,像快要掉落的风筝。一忽又拉起了。我一整天都在大明湖徜徉,一会儿坐船,一会儿上到岸上。柳的颜色已不是早起来时的颜色,她像换装一样,一忽葱黄一忽红绿,上边缀了些湖光云影,或朝霞晚艳,还有拥拥攘攘的樱花。那种美景已存在多年,但似乎是给我预备的,等我来慢慢消受。

  时光又似倒流回去。这年夏天,历下来了一位客人,李北海自然要在风景如画的海右亭宴客。这位客人不一般,于是就有了“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诗句。宴饮必有好酒,诗中也就带了酒,酒飘散在柳上,现在还有那种酒香。

  当然,这里不仅是杜甫来过,李白、苏轼、曾巩都领略过她的秀美,而且曾巩还做过济南的知州。出于对大明湖的喜爱,他亦如苏轼对待西湖,亲自勾画改造过大明湖。还有元好问,来了就不想走了:“羡杀济南山水好, 有心长做济南人”。既然杜甫说过了济南名士多的话,真就有许多名人在这里生长,在这里留住。不沾什么边的,也要来走一走,到历下亭坐一坐。你看,乾隆饶有兴致地题写了“历下亭”的牌匾,刘鹗呢,留下了一篇不错的《老残游记》,郭沫若来得算是较晚的了,他有一幅对联挂在亭廊上:杨柳春风万方乐极,芙蕖秋月一片大明。

  树在天上画着素描,暗红色的光晕了一圈淡紫。风一吹,画布动起来。天渐渐晚了,湖水泛着暧昧的光。偶尔一条鱼窜上来,那光瞬间化成了一圈圈的涟漪。

  沿着湖快走出去的时候,一排柳歪着扭着的浸在水里,像是一群撩起裙裾、仍在梳洗的少女。真的就有了唧唧咯咯的笑,在哪棵树下传来,倒是看不大清楚了。

分享到:
网络编辑:张露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