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街:昔日繁花有沉香

http://www.e23.cn2018-07-23 15:40:00爱济南新闻客户端

摘 要:  我一直以为繁华就是一场历史的花事,有盛开就有凋谢。凋谢了,又是一番酝酿,在一个春和景明的前夕又涌出一片花潮。经济的花事受约于社会的发展,当下的繁花比较直观,红是红,紫是紫;曾经的繁花就要透视着去看,要从泛黄的瓣蕊标本中恢复出昔日的色彩。芙蓉街到处都散落着泛黄的瓣蕊。

  我一直以为繁华就是一场历史的花事,有盛开就有凋谢。凋谢了,又是一番酝酿,在一个春和景明的前夕又涌出一片花潮。经济的花事受约于社会的发展,当下的繁花比较直观,红是红,紫是紫;曾经的繁花就要透视着去看,要从泛黄的瓣蕊标本中恢复出昔日的色彩。芙蓉街到处都散落着泛黄的瓣蕊。

  别看那些簇新的牌匾和牌匾上撩人眼目的题名,那是今天的花色;也别看画栋雕窗,那是新季的花事掩盖着去岁的凋花。只看店铺的格局,间间都局促着,把细碎和狭小排了一街,如果一间房舍就是昔日一朵商家的花,这是多么繁密的花托。再看那新灰剥落处,露出的是陈旧的老砖。那些老形制房屋石的基座,显出苍老的缝隙,尽管在石基上涂了彩色的涂料,却丝毫夺不走岁月留在上面的年轮。这里到处都是夺人眼目的现代词汇和色彩,不经意间瞥向一个巷口,一面石砌的山墙会展示给你时光的斑驳。门当已去,门墩犹在,一对对青石门墩挡不住与时俱来的暴力,边边角角残缺了,石面却被人坐成了镜面。这条街上有三处造型相仿的房子,经过了由商家变民居,又由民居改商铺的变迁,如同化妆般几经装修,它的胎记依然留存,特点就在它砖雕的门楣和窗楣上,凹凸起伏的曲线呈一样的弧度,优美地在门面上方划出一条波纹。可能是当年商家的标记,亦可能是一个企业符号,透着迷人的信息。

芙蓉街:昔日繁花有沉香

芙蓉街:昔日繁花有沉香

  那么昔日的芙蓉街是一种什么样的繁华呢?上世纪三十年代,与上海滩十里洋场相媲美,这里银楼比肩,从芙蓉街到芙蓉巷短短的距离内坐落着七间银号,分别是:义记、德祥、庆宝斋、永盛楼、文宝楼、治宝楼、益宝楼。这可不是小打小闹的买卖,光洋如流水,在这条小街上进进出出,巨大的资本把这条街锚泊在沉浮的商海中,也在这条街上积累起厚重。在银光闪耀中又有两家金店引人注目,惠宝金店专营金饰品,永祥号金店又有分工,专卖九成金品兼营各种不同档次的宝石。街上还有八家铜器店,是:天丰、义顺来、协祥永、通丰、永兴盛、永兴号、万顺号、义顺号,那个时代日常生活制品,除了瓷器、瓦器,铁器、木器、骨器,铜器就是最贵重的物品,家庭中藏着几样铜器,是生活的重器,即使是废铜破铜亦颇有身价,铜器店的分量就在这里。除了铜店,还有锡店:信裕成、仙源成、益盛号,锡店经营精美的锡制礼品、酒具、餐具,拿出一件,银光闪烁,是一个时代的高档品。街上有艺大和兰亭两家照相馆。有义大成制衣店。有永顺和、大成永、大升帽庄。有鸿庆和、鸿升泰、锦记鞋店。有鸿祥号估衣店、福裕恒成衣店。须知,估衣和成衣不是一个概念,估衣是二手衣物,一般都是裘皮、毛料、绸缎等高档服装;成衣则是新衣,犹如当今的时装。有天兴成布匹店。有治青楼、立德昌、德盛祥百货店。有教育图书社、午夜书局、中山书局、瀛洲书局四家出版社。街的北端是文庙,有文化的地方就需要文具,文具店是现代的叫法,当时叫南纸店,所谓南纸店,除了经营笔、墨、纸、砚,还经营裱画、联屏等业,店家有:冠英斋、天成、文郁斋、松鹤斋、天宝斋、同志、翰墨缘、楚华、文静斋、云兰阁十家。眼镜店有:王山斋、三仙号、三山斋、大三山、山三斋、宝华斋、一山斋、聚宝山、宝明斋九家,看那些名号,多冠一个“山”字,在“三”与“山”的排列上做文章,是那个时期眼镜店的特征。有荣贵成、源茂成两家玻璃店。有义兴桓、庆泰、福兴昌三家镜子店。有信昌瓷器店。有普太和、永春堂、天生堂三家国药店;有中英大药房一家西药店,可见当时中药与西药是分别经营的。有隆祥提灯店。有德发成粮栈。有东源兴、恒记号、永兴号、泰盛永四家皮箱店。济南的皮箱有猪皮,有牛皮,制作精良,名扬天下,是旅人的爱物,当然皮箱远比帆布箱、柳条箱价格昂贵,是中产以上的人家才能买得起的东西。这种样式的皮箱现在犹有所见,是在贵和、银座卖高档服饰的专柜里,配着模特摆上一件,大都历经了岁月,虽无光泽,却透着华贵的气质,一如芙蓉街,当今的色彩掩不住昔日的辉煌。

分享到:
网络编辑:张露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