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济南:有山有水有人情

http://www.e23.cn2018-06-25 11:13:19济南明府城

摘 要:在济南人的心目中,济南的山,最高的莫过于历山顶街的历山、煤山和铁牛山。“哦,好像没有见过呢?”是的,你永远无法看到,因为它们早早地躲进了济南人灵魂的深处。这里不仅含着中华文化的中庸大道,更透着济南这座城市的厚重和含蓄,藏而不露,秘而不宣。三山不显,这便是济南。这,不禁让人疑惑,这到底是山的城,还是城的山。

盘古开天之时,

造就了济南,

山水形胜的体魄。

炎皇播撒之际,

铸就了济南,

人文情怀的灵魂。

山、水、人、情

——水墨的济南。

  山,携着南岳的峻美和北岳的威武,一路走来;山,沿着泰山的山脊,蜿蜒北向,定格而成。走过了千古的洪荒,万年的忧愁。这里的山,孕育了千佛山、佛慧山的灵性和秀气,也铸造了大青山、梯子山的庄重和雄浑。这山的气魄,时常会让你的心听见南、北马鞍山的战马嘶鸣;这山的灵性,也时常会让你在梦中看到齐州大地的九缕青烟。

  在济南人的心目中,济南的山,最高的莫过于历山顶街的历山、煤山和铁牛山。“哦,好像没有见过呢?”是的,你永远无法看到,因为它们早早地躲进了济南人灵魂的深处。这里不仅含着中华文化的中庸大道,更透着济南这座城市的厚重和含蓄,藏而不露,秘而不宣。三山不显,这便是济南。这,不禁让人疑惑,这到底是山的城,还是城的山。

  水,是济南的魂,人们都说济南生水,水生济南。幽幽南山的锦阳、锦云、锦绣三川,浸润漫渗,迂回沉潜,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汇聚的力量你无法看到,但是这力量的爆发,便是羡煞你的七十二泉。

  平地涌起白玉壶,日夜不息的滚锅巨轮,波涛声震大明湖以及沸腾在济南人血液中的三股水,这些,说的都是她,全天下水的骄子——趵突泉。笔的湿、笔的润、笔的灵感,怎能写得透这些精精灵灵的泉。品一品这些名字吧,五龙潭、黑虎泉、腾蛟泉……雄壮否?珍珠泉、漱玉泉、芙蓉泉……婉约吗?墨泉,濯缨泉、湛露泉……是否流淌着文化的情调?

  当然,光有泉还不算。泉到之处,水流渠成,玉符河、龙柳河、曲水亭河……这些恰似由画家笔下的“水口”延伸出的线条,缠绵而成了天上太阳和月亮的宝镜——大明湖。碧波荡漾炫人目,荷花仙子舞翩跹。

  满满的琼浆玉液,上苍仍怕屈就了济南,自上古伊始又陆续派来了济水、大清河、黄河这些当空舞蹈的彩练。天地灵气,遇风则散,遇水则止,这里便是济水之南,是上善若水的济南、水生万物的济南。

  文字是人写的,因此,我便斗胆说:山水和人互为主人,又互为附庸,分不得高下。但愿这不是我的妄言。君不见,中国传统山水画精品中,常常会有寥寥几笔绘就的人物置身其中,尝试着把其抽走,便会顿失了几分写意的精神,而现实莫不亦然。

  至今的济南人倘要静思时偶一闭眼,便常会看得见历山之巅那个躬耕着的身影。到此时,宽厚的济南人从来寸步不让,大舜是济南的祖先。济南的好客,亦使得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好意思不留下些许礼赞。禹属于早来的贵客,治水九州,赶恶龙至此,始有藏龙涧。那个名字叫做丘的圣人也来了……在他之前的公元前694年,齐鲁两国之主,为了便利?为了自身安全或者算计?也来了,于是便有了“公会齐侯于泺”的名句。

水墨济南:有山有水有人情

  李白来后未饮先醉“含笑凌倒景,欣然愿相从”;杜甫来了,只是现代人无法得知,那时萧瑟在海右秋风中的历下亭到底有多古?异邦的客人泰戈尔也来了,他后来经常说,“从此一直怀念着这里满城的泉”。

  他山之石虽可攻玉,但光有外来的和尚哪算得本事?曹操在中国历史上算得牛人吧,让我来轻轻地告诉你,他的第一个显职便是济南相;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牛不牛,也让我轻轻地告诉你,他老人家是济南的太守;明靖难之役的铁铉铁不铁?

  再让我轻轻地告诉你,那时国都都破了济南城却没有破。你可能还会说,这些亦不过是济南的过客。那再一次地让我告诉你,春秋名医扁鹊,管鲍之交的仗义鲍叔牙,隋唐大英雄秦琼,明前、后七子的边贡、李攀龙等等,这些都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

  单说中国的文学史,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了伏生,《尚书》这书的种子还会通过晁错的手走到今天的笔端吗?如果没有了辛弃疾和李清照,那么宋词豪放如“气吞万里如虎”和婉约如“人比黄花瘦”到底会逊色多少?如果没有了张养浩,在元曲的体裁中还会另有其人喊出“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千古绝唱吗?如果没有老舍的“秋天”和“冬天”,今天的济南还算不算得诗情画意的济南。

  画贵有情,

  人贵有情,

  城也亦然。

  可以设想,如果没有一脉相承的气息连贯着,这水墨的济南,这从历史长河一路蜿蜒而来的济南,这一把子岁月、两千多岁年纪的济南能否撑得住,走得远?没有了娥皇、女英,会否有一枝斑竹的泪千点?没有了舜、闵子骞、郭巨,二十四孝还全不全?没有了张养浩,没有了铁铉,忠君亦或忧民,会稍许失色吗?

  无论仍有多少人居于庙堂之高,仍有多少人处于江湖之远。没有了鲍叔牙,没有了秦叔宝……世人会否早早知晓山东汉子的大义如山。千年万载的人和故事,走过了万载千年,爱满泉城,情动济南。斯情之外,还有风情的济南。

水墨济南:有山有水有人情

  郦道元说:寰中之绝胜,古今之壮观。刘凤诰说: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刘鹗说: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泰戈尔说:济南的泉在光芒下大声说着光芒。老舍说: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使得济南的城就像一个躺进摇篮里的婴儿。

  风情之于地域犹如气质之于人,倘若追求完美,气质便不可或缺。因此,你若壮夫,便气势如虹;你若君子,便气息如兰;你若老妪,便慈眉善目;你若处子,便倩兮俏盼。这实实在在的图画,得需要多少多少的丹青妙手,得需要多少多少的笔墨纸砚,得需要多少多少的构图和造型,得需要多少多少的皴擦和点染……

  至此,我无法不慨叹,济南,大地之上的一颗珍珠;济南,天地之间的一幅山水长卷。

分享到:
网络编辑:张露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