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在济南的仙影诗踪

http://www.e23.cn2018-06-22 14:09:19济南明府城

摘 要:唐代伟大诗人李白于天宝元年(742)夏应召入长安,以翰林供奉的身份等待朝廷授予官职。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不仅没有得到重用,反而因狂放不羁,恃才傲物,敢进兴亡之言,受到大宦官高力士、杨贵妃和唐玄宗的女婿、时任卫尉卿的张垍等人的诋毁。李白极度失望,遂于天宝三年(744)春上书请求返归江湖,唐玄宗顺水推舟,赐金放还。

  唐代伟大诗人李白于天宝元年(742)夏应召入长安,以翰林供奉的身份等待朝廷授予官职。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不仅没有得到重用,反而因狂放不羁,恃才傲物,敢进兴亡之言,受到大宦官高力士、杨贵妃和唐玄宗的女婿、时任卫尉卿的张垍等人的诋毁。李白极度失望,遂于天宝三年(744)春上书请求返归江湖,唐玄宗顺水推舟,赐金放还。

  李白青少年时代是在崇道风习浓厚的蜀地度过的,深受道教熏染,倾慕神仙方术,当“兼济天下”的政治抱负遭到这次沉重打击后,便把精神寄托在访仙求道上。他离开长安先是漫游梁宋(今河南一带),约于十月间来到了济南。

李白在济南的仙影诗踪

  唐朝为李氏天下,皇室把春秋时代道家学说的创始人老子(名李耳)尊为远祖,并追号“太上玄元皇帝”。玄宗开元二十九年(741)命两京及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在京师者号玄元宫,在诸州者号紫极宫。李白就是奔济南的紫极宫而来的,他托从祖河南采访使李彦允介绍,特地请著名的道教天师北海(今山东青州)高如贵到这里主持自己的入道仪式。

  入道仪式十分烦琐,李白背剪双手围绕神坛几乎不停地行走七天七夜,向神祇陈说自己的罪错。最后,高天师将用朱文写于白绢上的道箓(道教秘文,世所不识)授予李白,佩带在身上。在这之前,李白只是思想上信仰道教,从此就正式成为道士了。他置酒为高天师送行,并赋诗一首《奉饯高尊师如贵道士传道箓毕归北海》。

李白在济南的仙影诗踪

  虽然李白的身体已非常疲惫,但精神得到很大的解脱。他心情愉快地游览了济南美丽的湖光山色,写下了《陪从祖济南太守泛鹊山湖三首》:

  初谓鹊山近,宁知湖水遥。

  此行殊访戴,自可缓归桡。

  湖阔数十里,湖光遥碧山。

  湖西正有月,独送李膺还。

  水入北湖去,舟从南浦回。

  遥看鹊山转,却似送人来。

  古时,济南城北郊东至华山、北至鹊山、南至标山有一个大湖——鹊山湖,烟波浩渺,气象万千。李白与李太守(姓名不详,唐代人好联宗叙谱以示亲近,此人不一定真是李白从祖。亦有学者认为或即李彦允,河南采访使乃是他后来的任职)泛舟湖上,尽情观赏佳山秀水,所以李白说,此行不像东晋王徽之雪夜乘舟访问戴逵,匆匆而去,刚到戴逵门前又觉兴致已消,又匆匆而返。

  第二首诗里,李白亦化用一个典故。东汉李膺文武双全,为官威严明审,誉满朝野。博通典籍的郭泰游历洛阳,与时任河南尹的李膺相识,结为朋友。后郭泰返乡,诸儒衣冠整齐送至黄河边,车数千辆。郭泰唯与李膺同舟而渡,众人望之以为神仙。诗中李白将李太守比作李膺,自比郭泰。郭泰年轻时,母亲想让他供职朝廷,郭泰说:“大丈夫怎能让见识短浅、器量狭小的人所役使呢?”后来司徒黄琼征召,太常赵典荐举,其他人亦劝其进身为官,郭泰看出朝廷衰败,纲纪废弛,已无可挽回,于是一概不应。他周游郡国,以高尚的节操被世人仰幕。李白此时的心境与郭泰是相通的。

  后来,李白忆起这次济南之行,还写过一首古风:

  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

  兹山何峻秀,绿翠如芙蓉。

  萧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

  借予一白鹿,自挟两青龙。

  含笑凌倒景,欣然愿相从。

  华不注山,简称华山,在济南老城区东北十五里,历史悠久,风景秀丽,自古亦是济南道教名山。它因山形地貌如荷花骨朵附着于水面而得名。“华”同“花”。“不”,读fū,后作“柎”,花萼、花蒂义。

李白在济南的仙影诗踪

华不注山

  “赤松”即赤松子,传说是神农时的雨师,至昆仑山常入西王母石室,随风雨而上下。

  “白鹿”“青龙”也是用典。东晋葛洪《神仙传》卷二载:汉时的卫叔卿因服食云母而成仙。一日武帝宫中闲坐,他突然乘浮云驾白鹿降临殿前。西汉刘向《列仙传》载:有仙人拿着两只茅草编扎的狗来,分别给了一个名叫呼子先的人,和与呼相邻的一位卖酒的老妇人。两人骑后发现竟然是龙,随之飞上华阴山。

  “倒景”同“倒影”。“景(影)”指光、光线、光之照射。“倒景”道家指日月之上的天空极高处,从此处看日月,日月之光反由下往上照,故称。多有注者望文生义,将“倒景”释作物体于水中倒立的影子。这似乎也通,但却诗味大减,绝非谪仙人的本意。华山之下即是鹊山湖,凡人站在山上便可见凌水中倒影,岂不是太写实了?所以,诗中的“凌倒景”实源自铺陈夸张、想象丰富、气魄宏伟的西汉司马相如的《大人赋》和扬雄的《甘泉赋》,以及南朝沈约《游沈道士馆》诗句“一举凌倒景,无事适华嵩”(亦用《列仙传·呼子先》典故)。

  《史记·留侯世家》记载,张良辅佐刘邦平定天下后,对刘邦说:“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于是便按道家方法演习导引飞升之术。这首诗李白不仅以浪漫主义的幻想,抒写其登上华山之巅,恍如驾云乘风、飘飘欲仙的感觉,还蕴含着对定国安邦、功成身退的一代人杰张良的敬仰和追慕。

 

分享到:
网络编辑:张露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