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http://www.e23.cn2018-05-10 11:21:34济南明府城

摘 要:济南,作为一个地名,已历经千年;作为一片土地,人们耕作生息的历史更长,可推进到八九千年前的后李文化时期。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济南,作为一个地名,已历经千年;作为一片土地,人们耕作生息的历史更长,可推进到八九千年前的后李文化时期。

  水是生命之源,人类诞生文明的地方都与水相关,与河流密不可分,济南也不例外。先民们逐水而居,依傍古四渎之一的济水,打井筑城,顽强扎根;依靠古城区丰沛的泉水,繁衍生息,孕育出悠久灿烂的文明,也造就了这座人口稠密的宜居泉城。

  考古发掘充分证明这一点。近20年来,考古人员在高都司巷、按察司街、运署街、宽厚所街、魏家庄等遗址及墓地的发掘中,发现了各个历史时期的水井、水渠、冶炼遗址等,均证明从古至今这里就遍地皆泉、地下水源丰富,人们的生活、文明的进步以及城市的发展都与清冽甘美的泉水息息相关,是泉水赋予了这座城市灵秀的气质和旺盛的生命力。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水井遗址:济南泉水已喝了几千年

  在济南考古馆参观时,一口修复的战国陶制井圈一下子将笔者的记忆拉回到2002年“十一”黄金周。当人们开始休闲度假时,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却紧锣密鼓地对高都司巷工地展开抢救性考古发掘。这是古城区内第一次最大面积、最正式的考古发掘。

  短短几天,仿佛在穿越时间隧道,上起春秋战国、下至宋元明清时期的文物在考古人员手中重见天日。特别是40多眼分属战国、宋、元等不同时期的圆形古井的发掘,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们有土井、砖砌井、石砌井、陶壁井等。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水井的距离,多数相距三五米,有的不到一米,深度多不超过2米,说明战国时期先民们喝得就是泉水。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表示:“高都司巷出土如此密集的古井,不会只用于日常饮用,也是为了满足商业、生产、制造业的需要,反映了当时济南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人们生活富足。”

  其中,有一眼战国时期的陶壁井,是用一个个陶井圈从井底逐层圈筑起来,建造手法非常高档,是济南地区首次发现。“这是一口非常环保的水井,陶井圈可以将水和泥土隔离,一定程度上起到过滤的作用。”据介绍,考古馆中复原的这口战国陶壁井,让观众更直观地感受古人因地制宜、利用自然资源的智慧。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除了颇具技术含量的陶壁井,先民在建造古井时也颇具诗情画意,这从一眼带导流槽的宋代石井亦可窥见。该井井沿保存完好,旁开一个石砌导流槽,向外延伸出3米多。想想一下,井水外溢,顺着流槽汩汩流淌,微风拂来,柳枝飘扬,一家人依泉而坐,品茗赏月,是多么的惬意精美。看来,济南“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风韵远不止是从老残才开始的。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冶炼遗址:水源助力科技文明

  金属器的使用与冶炼,是人类迈入文明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考古专家表示,济南出土的青铜器、铁器数量之多、制作之精美,均为其他地域所未见,说明古时济南的冶炼技术水平在全国位列前茅。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魏家庄墓地出土了大量的汉代青铜器

  当然,冶炼业的繁荣离不开水源充足的助力。因为水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也是生产之需,尤其是冶炼活动必须使用大量的水。如果没有充沛的水源,就无法铸造出高质量的铁器;没有充沛的水源,也没有大量的工匠聚集。

  考古人员在古城区内的多次考古发掘中,发现了许多与冶炼业有关的遗址或实物资料。2004年4-6月,在按察司街遗址发掘中,清理灰坑18个,窑址3处,规模较大的汉代铁器冶炼遗址1处;同年12月,运署街遗址出土了一批汉代冶铁用的陶范和大量铁渣。这两处发掘为研究汉代冶金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当时济南冶炼技术的发达,从2009-2010年魏家庄古墓群的发掘得到更确切的印证。这次发掘,让一批人们闻所未闻的器物得以重见天日,其中包括铁鼎、铁釜、铁剑等。“别小看了这些铁器,在当时这些都是高档品,一般的人是不能使用的。而铁鼎的出土量是11个,超过全国汉墓发现铁鼎的总和。”李铭表示,这次古墓葬群中还出土了两件“奇怪”的宝贝:一个是全国第一次发现了汉代铁质炉子,在烟囱部位有两个拐弯,说明在汉代时济南人就已懂得使用烟囱;另一件是极为罕见的“铜铁混搭”鼎,鼎身为铜制,鼎盖为铁制,见证了老济南的那段“铜铁时代”,是人类劳动工具由青铜时代向铁器时代转变的活化石。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魏家庄古墓群发现的汉代铁质炉子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魏家庄古墓群发现的“铜铁混搭”鼎

  除此之外,魏家庄考古还出土了许多精美的铜器,其中既有只有汉代王公贵族才能使用的精美博山炉,也有难得一见的各种铜器;同时,还出土十余座古窑址,数量为济南城区最多。

  由此不难推断,古时济南是一座水源丰富之地,泉水对于济南古代经济和城市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先民们除了利用泉水提供便利的生活用水、优质的生产用水外,还人为建设排水工程、饮水工程,改善生活和城市面貌。2011年7月,在宽厚所街首次发掘保存完好的明代郡王府遗址——宁阳王府时,这个四五百年前的院落对排水的处理和防洪的设计之科学、先进、和谐,令今人大开眼界。

考古视角下的泉水文化

  宽厚所街遗址发掘的宁阳王府体现了古人对于院落排水处理和防洪的高超智慧。

  据介绍,王府遗址发现了8条暗渠排水道,总长400多米,分布在南北长134米、东西长83米的区域内。利用南高北低、中高两侧低组成排水系统,明暗结合,多数房屋前后都有砖铺散水以及凹形导流槽等作为配合设施,将雨水导往附近的暗渠。最后所有的水流会被汇聚到贴近王府东、西院墙内侧的两条主渠内,通过北院墙两端的主排水孔流出王府,排到北部的低洼地,设计之巧妙,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另外,发掘发现,院中甬路、水渠、台阶、散水处处可见,透露出明代宗室贵族的生活气息。考古人员说,这套完整的排水系统,证明这座王府在建设前经过了科学合理的建筑设计。

  其实,对于多水的济南来说,古人一直紧绷着“防水”神经,对城市建设也是尊重自然、注重科学的。济南古城在选址上就做到了“安全”二字。为防止淹城,先民们把涌水量大的泉子放到了城外,像黑虎泉、趵突泉,并修建护城河,南部山区来的山洪水可以从护城河绕城而走,流入小清河入海;而城内,两大泉水——王府池子和珍珠泉,是温和的、诗情画意的,大明湖也是预留的散水地,能很好的承接城内多余的水量,这种安排,可见古人的智慧之处。

分享到:
网络编辑:张露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